风扇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扇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梅新育量化宽松背景下的中国通胀走势

发布时间:2020-03-26 18:19:09 阅读: 来源:风扇灯厂家

中国通货膨胀首要的特点是通货膨胀压力总体上趋向减轻,这一趋势不因其他国家和地区放松货币政策而改变

中国及其他主要经济体通货膨胀压力呈减轻趋势

当前,中国通货膨胀首要的特点是通货膨胀压力总体上趋向减轻,在工业品特别是原料领域表现得极为突出,这一趋势不因其他国家和地区放松货币政策而改变。

通货膨胀压力减轻突出表现在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和购进价格下降的趋势上。2013年4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2.6%,环比下降0.6%。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下降2.7%,环比下降0.6%。今年1~4月平均,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2.0%,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下降2.1%。从更长时间跨度上考察,在从2012年4月至2013年4月的13个月里,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环比一直下降,同比只有4个月份上升,分别为2012年4月、2012年10月、2013年1月和2013年2月,2013年3月同比涨幅为0,其余8个月同比下降;全国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环比一直下降,同比只有4个月份上升,即2012年9月、2012年10月、2013年1月和2013年2月,2012年4月同比涨幅为0,其余8个月同比下降。

即使2013年4月仍然保持上升的消费价格指数(CPI),其涨幅也不高。从2012年6月起,我国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涨幅连续8个月保持在3%以下,2013年2月突破3%达到3.2%,3~4月份再次回落到3%以下。从更长时间跨度上看,1995~2004年,我国消费价格指数年均涨幅为3.0%,2007~2011年在3.3%~5.9%(2009年次贷危机高潮时除外),2012年回落至2.6%,通货膨胀压力总体减轻趋势更为明显。

从全球背景考察,除了中东北非及阿富汗、巴基斯坦因深陷“阿拉伯之春”政治动乱和战争泥潭而通货膨胀率提升之外,全世界其他各大区域通货膨胀压力降低已经成为普遍趋势,表现为消费价格指数2012年全年涨幅低于2011年全年涨幅,2012年末涨幅低于2012年全年涨幅,2013年第一季度涨幅低于2012年末涨幅(见表1)。欧元区3月份CPI同比涨幅仅有1.73%,涨幅为2010年8月以来最低;美国4月份CPI未经季节调整同比上涨1.1%,为2010年末以来最低,季节调整后下降0.4%(预期为下降0.3%);日本仍然处于通货紧缩状态。就总体而言,摩根大通汇总的非正式全球通货膨胀指标在过去两年里下降了1.5个百分点,2013年第一季度为2.4%,且预计今年第四季度全球通胀率指标可能降至1.9%,为数十年来最低水平(2009年次贷危机高潮期间除外)。

海外主要经济体宽松货币政策无助于推高全球通货膨胀及其对华传导

当前,中国及其他主要经济体通货膨胀压力减轻的趋势发生在西方主要中央银行连续实施量化宽松政策之际,而宽松货币政策通常被视为助推通货膨胀的因素,因此格外值得关注。宽松货币政策推高通货膨胀压力的主要途径有三条:一是刺激增加消费需求,二是刺激增加固定资产投资需求,三是推高作为上游原料的初级产品价格。然而,在当前情况下,主要经济体上述三条途径几乎全部失效,致使宽松货币政策在过去两年和可预见的未来都无法推高通货膨胀压力。

在消费需求方面,主要经济体失业率较高、债务负担仍然沉重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宽松货币政策刺激消费需求的可能。正当次贷危机记忆犹新之际,无论是消费者还是银行都心有余悸,减少负债是居民、企业和金融机构共同的倾向,一批重债国家还主动或被动地采取了措施压缩公债规模。居民个人及家庭债务负担沉重限制了消费者举债消费的能力及意愿,重债国家的财政紧缩措施普遍包括裁员、减薪和压缩社会福利等项内容,失业率较高和压缩社会福利不仅压低了工资水平,而且恶化了居民的收入预期,减少消费、压缩个人及家庭债务相应成为大多数居民的决策。

在固定资产投资需求方面,债务负担同样抑制了企业开展固定资产投资的能力与意愿,重整财政、压缩政府开支又制约了政府投资的能力与规模,欧洲、日本等主要经济体和热门新兴市场经济体阴晴不定的宏观经济走势使得企业的投资决策更加谨慎。放松货币政策,融资成本降低,尚不足以激励投资增长。

在初级产品价格方面,本世纪初以来的初级产品价格连年成倍上涨的牛市“超级周期”总体上已告终结,无论是美国、欧洲、日本央行先后实施的多轮量化宽松政策,还是一批重量级新兴市场经济体相继采取的降息举动,都无法改变经济增长不甚景气、实际消费需求上升相对疲弱而产能已经大幅度扩张的现实,决定了当前的宽松货币政策无法造就全面、大幅度的初级产品价格上涨。经过长达十年的初级产品牛市,下游制成品的盈利空间已被压缩到极限,进一步减少了实体经济部门对上游初级产品的真实需求。特别是矿产资源,由于其开发、产能扩张的周期较短,在本世纪以来的初级产品牛市中,矿产资源产能扩张已经太大,且非传统替代能源等增长很快,并无多少价格上升空间,继续下跌压力沉重。未来10~20年可望出现的某些技术进步将进一步压缩相当一部分矿产资源的需求,特别是对石油天然气的需求,核能技术的进步将构成对其行情的最大威胁。只是农产品生产所需土地日益稀缺,需求则持续上涨,且生产周期难以压缩,产能难以迅速提高,剔除能源等投入因素后的价格存在一定上升空间,甚至在整个初级产品市场指数下跌时仍有可能保持上涨。

在实践中,国际初级产品市场走势的疲软已经难以遏制。2002~2011年初,除次贷危机陡然升级后一度行情暴跌外,全球初级产品行情总体持续上涨。2005年1月3日,路透社商品指数、道琼斯商品指数(期货)、道琼斯商品指数(现货)分别为1571.30点、143.153点、190.54点,2011年1月3日分别为3174.4点、162.444点和460.5057点。2011年初级产品行情明显下行,2011年12月28日,路透社商品指数、道琼斯商品指数(期货)、道琼斯商品指数(现货)分别为2705.1点、140.6948点和427.3271点。

2012年,国际初级产品市场某些指数略有回升,但仍未达到2011年初的水平,而且价格回升、上涨主要体现在粮食和油料等土地密集型农产品上,矿产价格总体上仍然下跌了。2012年末和2013年1~4月,国际初级产品市场颓势更为显著,逐月下行,4月份下跌尤为突出。到2013年4月22日,路透社商品指数、道琼斯商品指数(期货)、道琼斯商品指数(现货)分别为2862.4点、130.9605点和421.1268点,比2012年12月中旬全面下降。

6个原因会引发心梗发作遇到急性心梗怎么办

潍坊银屑病医院患有牛皮癣能不能运动

南京甲亢医院在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