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扇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风扇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江西13岁女孩被男同学说长得丑留下绝笔信出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1:42:08 阅读: 来源:风扇灯厂家

在父母还没有见到她前,女孩一人静静地看书

女孩离家出走前给家人留下的字条

“因为班上的男同学说我长得很丑很丑,见到我都跑得远远的,还时不时地骂我。我走了,请爸爸妈妈不要来找我,如果您来找我,我便会自杀。”

这是13岁的江西女孩小芩(化名)在离家出走之前留下给父母的“绝笔”,在这份“绝笔”上,她还用红笔强调了“重点”,让父母千万不要去找她,更不要报警。

昨日,在思明警方的帮助下,小芩的父母终于在鼓浪屿派出所走失人员服务中心“屿家亲”见到了出走的女儿。

留下绝笔信长得丑,被男生骂

昨日,鼓浪屿派出所走失人员服务中心“屿家亲”内,来自江西的张女士看到女儿小芩,泪水止不住就流了下来。“我跟你爸来接你了。”张女士边哭边和女儿说道。一旁的张先生虽然不说话,却默默、温柔地抚摸着小芩的头。

小芩是一名初二学生,今年13岁。4月30日下午,她的母亲煮完饭,和往常一样喊在楼上的小芩来吃饭。但叫了很多声之后,女儿都没有回答。随后,小儿子告诉她:姐姐小芩不见了。

张女士一听急了,立刻和丈夫四处寻找,结果,没找到小芩,只在她房间里找到了一封绝笔信。信纸是从一本笔记本上撕下来的作业纸,信上小芩说,她已经离开了,让父母不要找她,即使被找到,她也要自杀,原因是“班上的男同学说我长得很丑很丑,见到我都跑得远远的,还时不时骂我”。

出走时,她穿上了母亲最近给她买的一件新衣服,还从母亲的口袋里拿走了300元钱。

上了趟火车跟陌生姐姐到厦门

小芩的爸爸妈妈说,这是小芩第一次独自出远门。

4月30日,也就是小芩离家当天,她带着300多元钱来到了镇上,随后,她买了一张火车票,打算出去走走。在上火车之前,她原本是计划到离家不远的鹰潭转转,上了火车后,她遇到了一名陌生的姐姐,姐姐很热情地和她聊天,还告诉她自己是要到厦门来见男友。听姐姐说厦门很好玩,还有大海,她就改变了主意决定来厦门。

下火车后,小芩和陌生姐姐说了再见,走进一家商店买了一些吃的东西,就开始在厦门流浪。5月1日,在火车站,她又向一位阿伯打听厦门最好玩的地方是哪里,阿伯告诉她是鼓浪屿,她就上了鼓浪屿。

到鼓浪屿以后,带出来的300多元钱几乎花光了,小芩就到鼓浪屿派出所的轮渡岗亭去求助。

去看大海后向女警敞开心扉

据民警介绍,小芩一开始不太愿意说话,即使说了也是假话,后来,和民警相处的时间久了,她才渐渐敞开心扉。

看到小芩后,执勤人员将她送到鼓浪屿派出所走失人员服务中心“屿家亲”。刚开始,民警询问她的姓名及家庭住址,小芩说,她叫“张紫依”,江西人,但具体的家庭地址,她并不愿多说,样子看起来十分犹豫,似乎有难言之隐。

不想让小芩感到孤单,鼓浪屿派出所安排了一名女警照顾小芩的饮食起居,还带她去看海。与此同时,根据小芹提供的信息,民警积极地查找她的身份信息,但并没有找到对应的信息。

鼓浪屿派出所随后又与江西警方取得了联系,很快得知,在4月30日,有一位父亲报警,称其13岁的女儿不见了。经初步了解,走失女孩的信息与小芩的特征基本符合。

昨日,在确认了身份信息后,小芩一家人终于在“屿家亲”相聚。

少女向鼓浪屿民警求助

5月2日上午10点,一名13岁女孩哭哭啼啼地来到鼓浪屿码头治安岗亭求助,称自己父母双亡,口袋里仅有的300元钱丢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当时岛上游客很多,民警以为女孩可能是和家人失散了,于是就把她送到鼓浪屿派出所龙头路警务室“屿家亲”,并启动走失人员查找机制。

女孩自称叫“张紫依”,今年14岁,家在江西某县,父母双亡。但民警登录警务系统查找,竟然发现女孩提供的信息完全对不上。民警意识到女孩在撒谎。

女孩只是一直重复“不想回家”,没有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怎样才能让女孩说实话?派出所特意安排一位年轻的女警察带女孩吃饭聊天,女孩这才说出了她叔叔的名字。

说来也巧,鼓浪屿派出所徐教导员有位战友转业到女孩所说的县城,就将女孩叔叔的名字提供给战友查找,发现当地正好有人报警称女儿走失,于是马上联系报警人张先生,通知他,他女儿很可能在厦门,请他来厦门确认。结果,果然是张先生的女儿。

留遗书说男同学嫌她丑

昨日上午10点,记者在鼓浪屿派出所见到了风尘仆仆赶来的张先生夫妇。据他们回忆,4月30日晚饭时分,母亲喊女儿依依(化名)下楼吃饭,却没有人应答。父亲要开灯,却看见女儿卧室墙壁的电灯开关上贴着一张《给爸爸妈妈的遗书》。

依依在遗书中写到:“谢谢你们14年来的养育和教导之恩,我要走了,离开这里了,您还记得我之前跟你们说过我不喜欢我们县吗?因为班上的男同学说我长得很丑,见到我都跑得远远的,还时不时地骂我。”遗书还写着,她拿走了妈妈包里的300元钱和桌上一些零钱。

母亲回忆,女儿出走前大约20天曾说过讨厌家乡,因为有男同学嫌她丑。

称父母若报警她就自杀

母亲告诉记者,女儿出走后,他们在村里到处找,得知村里有人看到过依依,当时还问她背着书包要去哪里,依依回答“去走走”。目击者说,女儿是朝县城方向走。

“我走了,请爸爸妈妈不要来找我,如果您来找我,我便会自杀。你们不要来找我,更不要报警。如果你们来找,找到了我,这就代表您亲手杀死您的女儿,因为我会去死。”让夫妇俩更担心的是,女儿在遗书中多次提到“死”。于是,他们没有马上报警,而是找遍了县城,后来还到南昌去寻找。因为女儿从没独自出过远门,惟一一次是去年全家一起到南昌旅游。

父亲说,女儿爱读书,在700多名学生的学校里考试成绩排前200名,成绩中上。女儿每天放学后就回家,是个乖乖女。5月2日学校开学了,他本以为女儿会去学校,但一直等到当天早上8点多仍然没找到女儿,这才意识到女儿是真的出走了,于是焦急地向当地警方报警。

[现场直击]

父母:出走当天是女儿生日

父母怎么也想不到,乖乖女依依竟然会离家出走。母亲回忆了依依出走前的一些异常举动。

依依母亲说,4月27日晚上,依依提出想买一件新衣服,她就带女儿到超市购买。挑选时依依说:“你买什么我就穿什么。”超市门口在举办婚纱展,依依称赞“那些姐姐穿婚纱好漂亮”。

29日依依宅在家里,躲在床上写东西,她想凑近看一看时,依依捂着不让看。后来,依依还认认真真地洗头洗澡,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

事发当天,4月30日下午3点多,依依穿着新买的那套粉红色衣服下楼,随口问了一句:“我的书包呢?”她回答:“已经洗好了。”说完就忙着手头的工作也没在意,没想到女儿竟然是要出走。

“记得这是哪一天吗?这是出生的那一天,也是死去的那一天。”依依遗书落款的时间是2013年3月26日。父亲说,出走那一天正是依依的生日。

依依:遇陌生姐姐,跟来厦门

昨日上午10点,依依的父母坐了17个小时的火车从江西赶到厦门,见到了出走三天的女儿。爸爸一把将女儿紧紧搂入怀中。

依依说,她本想到深圳找叔叔,4月30日坐火车时遇到一个要来厦门找男友的陌生姐姐,就跟着她来到厦门。5月1日她抵达厦门,听说鼓浪屿好玩,就独自上岛。

5月1日的夜晚依依是怎么度过的?她在哪里吃饭,在哪里睡觉?对于这一切,依依都闭口不谈。

记者注意到,依依随身还带着一个粉红色的挎包,和一顶漂亮的粉红色草帽,包里有饼干、一条花长裙、一双拖鞋,还有一张鼓浪屿上超市的购物小票,购物时间是5月1日晚7点多。可是,当民警问依依这些东西是不是她买的时,女孩却回答,这个包是她捡的。

昨日中午12点,民警采集了依依和父母的DNA后,由父母牵着依依的手离开了鼓浪屿。

[专家分析]

青春叛逆初期

容易自我否定

为什么依依会留遗书出走?厦门美丽心灵心理咨询中心戴仕梅主任分析,依依在遗书里反复提到让父母不要找她,可能是因为平时她碰到了困扰,但她的人际关系不好,于是就诞生了躲避附近熟悉的人的想法。依依正处在青春叛逆初期,自我意识不强,经常出现自我否定,才会出现这种想法。

戴仕梅告诉记者,其实这也折射出依依的父母在家庭教育方面可能存在一些问题。父母平时要多反思自己有没有关心孩子,对孩子是否太简单、粗暴。对于青春叛逆初期的孩子,父母要多细心关注孩子的情绪、生活和学习方面的变化。

[记者手记]

希望鼓浪屿之行

能成你美好回忆

“小小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歌曲《亲爱的小孩》中唱的,也正是我想对依依说的。

我看到的依依,是个一脸稚嫩但眼神中充满戒备的女孩。连跟她接触时间最长的女民警龚小娟都说,依依心理成熟度超过同龄的孩子,她始终刻意避开谈论家庭,拒绝和人谈心。

我们都曾有过13岁,那时的你是什么样子?青春、叛逆、不可一世这些字眼,都是我们成长中的符号。我们哭过、笑过、爱过也伤感过。

亲爱的依依,希望鼓浪屿之行能够成为你人生中一段美好的回忆。请把它当做一次冒险。所幸,旅途中你是幸运的,没有遇到坏人。亲爱的依依,快快擦干你的泪珠,高高兴兴走上回家的路。

水泥

建设项目

神华招标网

液化气

相关阅读